12.18.2014

經濟通 DIVA - NICI HARMONIC (第四集 . 完)

近年,我開始打造一系列「藝術性帽子」,試圖拋開金錢、實用和外觀等考慮,純粹抒發內心感覺,但我不想以甚麼設計師或藝術家自居,所以我常常提醒自己只是「製作者」,拒絕別人給自己送上高帽。 我只憑個人經驗來實現腦內的奇怪念頭,最希望把戴帽的文化融入大眾生活,復興屬於我們的傳統帽子——唐裝帽。
事實上,外國人對帽子的接受程度遠比香港高,不但是襯衫必備,即使返工或進出高級場所,也有禮帽等較Formal的配件。相反,中國式的帽子其實很有歷史,只是發展出現了斷層,追不上時代……希望有一天,它能再次走入大眾的生活裏。這是我希望可以達到的,而這也是推動我繼續向前的一大動力。
  最後我想說,在我的卡片上、品牌名稱下和網站無不印上「Hong Kong」二字,為自己的創作心願下了註腳。一頂好帽,應能凸顯人的個性,製作一頂屬於香港時代與風景的帽子,反映港人的感受及生活細節,是我希望做到的。當外國人拿起我的帽子時,可以從這個獨特的設計和細節上多多少少感受的香港的氣氛和需要,因為環境決定創作,創作改善生活。
Nick Leung簡介:

  從事廣告及印刷業十年。個人品牌 NICI HARMONIC在2011年成立。帽子分別以藝術,高級訂製和便服三條路線為主。曾在DESIGN FOR ASIA AWARD,RADOSTAR PRIZE 及 ELLE Style Tribe King 得到獎項。ONLINE STORE 在2013年開業。於2014開始在巴黎 WHO'S NEXT TRADE SHOW PREMIERE CLASSE 展覽及出售作品。
原文 :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fashion_people_detail.php?id=29028

12.16.2014

經濟通 DIVA - NICI HARMONIC (第三集)

在香港,創作屬於小眾活動,造帽者,更是稀有動物,有時一個人在工作室,對著牆上的帽子發呆……有時半天過去,可以甚麼也想不到。造帽是一條孤獨的路,專做男裝帽的人更少,難以切磋交流。所以由第一天開始我面對的已經是世界。我在網絡上發表作品,為的就是希望可以碰到同路人,很幸運地,我一路上也遇到不少有趣的新朋友。
  設計一頂新的作品縱使困難重重,我還是繼續創作。我喜歡由零開始到完成一頂帽子也由自己一手包辦,把不存在變成存在,把狂想變成真實,很滿足。最希望別人看著我的作品大叫︰「這是甚麼來的?造這頂帽子的人一定是腦子有問題的!」
的確,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像一場變幻莫測的魔法表演,既可目睹一場綿密的驟雨,又能見證一盆燒得正熊的烈火,我嘗試玩弄物料的特性,希望令人嘖嘖稱奇。小孩用的膠地氈,在我手上,可產生爆破分裂的效果,也可變作禮帽上的飄浮裝飾。造帽時,我不會想美與醜、潮流與老土等抽象的事,只會專心地把物料的可能性盡量發揮。
   Nick Leung簡介:

  從事廣告及印刷業十年。個人品牌 NICI HARMONIC在2011年成立。帽子分別以藝術,高級訂製和便服三條路線為主。曾在DESIGN FOR ASIA AWARD,RADOSTAR PRIZE 及 ELLE Style Tribe King 得到獎項。ONLINE STORE 在2013年開業。於2014開始在巴黎 WHO'S NEXT TRADE SHOW PREMIERE CLASSE 展覽及出售作品。

查詢:Nici Harmonic

11.24.2014

經濟通 DIVA - NICI HARMONIC (第二集)

我喜歡用特別的材料,其中一種最喜歡用的是拉菲草,這是從東南亞植物得來的有機纖維。當地人會用來做工藝品,但不常用於帽子。我也會用廣告橫幅面料做帽,甚至是幼兒遊樂地墊用的海綿。我鍾情於這些材料,原因是它們透氣、輕便、挺身,而且可以印上很多不同的顏色。


我的每頂帽子都是訂製的,但縱然如此,我盡力降低售價,希望可以令更多人分享得到舒適帽子的喜悅。我透過我的網站賣帽,不需要保持存貨。我會教客人如何量度他們的頭,這樣我就可以做出完全符合他們的帽子。現在我會和社會企業合作,確保所有的帽子都是由熟手技工在香港製造,這也是Nici Harmonic引以為傲的一點。


在2012年,Nici Harmonic 非常幸運地贏了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獎的時裝配飾組別銅獎,傳媒開始認識我,也開始有藝人戴我的帽子做秀。然而,商業上的成功並不是 Nici Harmonic的短期目標,我希望可以花更多時間製作更多前所未有的帽子,而不是只著重於銷售,這樣會令我更高興。


 Nick Leung簡介:
從事廣告及印刷業十年. 個人品牌 NICI HARMONIC在2011年成立。帽子分別以藝術,高級訂製和便服三條路線為主。曾在DESIGN FOR ASIA AWARD,RADOSTAR PRIZE 及 ELLE Style Tribe King 得到獎項。ONLINE STORE 在2013年開業。於2014開始在巴黎 WHO'S NEXT TRADE SHOW PREMIERE CLASSE 展覽及出售作品。

原文 :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fashion_people_detail.php?id=28184

11.13.2014

經濟通 DIVA - NICI HARMONIC 的第一個專欄

擁有完全自主的創作,才是最好的作品。 我不會稱自己是一個設計師,因為我沒有讀過傳統的設計課程。雖然我造的是帽子,但我也不是一位milliner,因為我很多時造的不只是一頂帽子。我是一位 Producer (製作人) 。因為對我來說這當中包含了更多可能性。事實上,我傾向用不一般的材料,不一樣的方法製作帽子,只因我曾在「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的廣告和印刷界接受了9年的魔鬼式特訓。 


我在廣告公司的製作部門工作的時候,每天都要用盡方法將設計師瘋狂意念化為實物,例如用最意想不到的材料造枱造凳。但在我的腦海中,我總是能看出物件應有的結構。我人生第一個創作項目是用爛牛仔褲造錢包,我當時把已裁剪好的布料給媽媽用衣車縫合,雖然我當時只得6歲。 


廣告生涯等如經常性加班,工作到深夜。四年前我決定轉職另外一份工作,有了穩定的下班時間,我發覺突然多了很多空閒時間。於是我買了一台縫紉機,並開始做帽子,原因一是我不喜歡梳頭,原因二是我買不到想要的帽子。就這樣,Nici Harmonic便誕生了。


我踏遍香港物料採購的地方,搜刮有潛質的素材。我總是從材料開始創作。看起來有趣的東西我便會買下來,之後再想用來做甚麼。所以我通常不是會先有影像概念再去找合適材料。

Nick Leung簡介:

  從事廣告和印刷工作八年。一直以來 「製作」 除了是我的工作之外, 也是我的興趣。 在一次偶然間製作了一頂帽子給自己,自此開始了帽子製作的生活。

  我在2011年成立了個人品牌 Nici Harmonic。產品以男裝帽子為主, 所有作品由本人設計,希望能將自己多年的製作經驗發揮在產品上和大家一起分享。

  我喜愛帽子,我愛戴帽子。但由於香港實在太濕太熱,所以戴帽真是非常痛苦,而且戴帽之後髮型一定被弄亂。我設計的作品主要是針對以上問題。造帽對我來說有時是為了生活需要,有時是為了感情舒發或藝術創作,有時只是為了襯衫。

原文: http://www.etnet.com.hk/www/tc/diva/fashion_people_detail.php?id=27767&page=1

10.29.2014

J®J POINT II ART EXHIBITION

剛剛過去的星期六去了參觀 JAYCOW的 J®J POINT II ART EXHIBITION, 想不到JAYCOW 本人身在現埸. 所以這次參觀又有導賞員了!


其實在出發之前我已經做了一些功課. 這次展覽是由兩位知名的創作髮型師 JEAN & RITZ 加上JAYCOW的帽子結合而成. 看完這次展覽, 我回家後想了很久為什麼我會這樣喜歡JAYCOW的作品, 最後我歸立了三個最大的原因決定和大家分享一下.


1) 細節- 你看一個人, 通常都不會突然在你面前出現, 而是由遠到近的吧. 帽子也一樣, 就這樣, 我們從遠處看到一頂精美而華麗的帽子. 


但當你再行近一點, 再近一點的時候你會發現帽子上有三位士兵. 這就細緻的溶合, 可以將兩樣完全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放在一起而能產生平和感就是這位大師的作品.


2) 隨意 - 這是我近年不斷努力鑽研的技巧. 因為要達到這技巧只有兩個可能, 一是天才, 二是日積月累的經驗. 我當然不是天才, 所以就要努力磨練! JAYCOW的隨意, 很有她的韻味, 在反叛與溫柔之間取得平衡. 隨意絕對不是隨便, 必須要有在高超的技巧加上無窮無盡的經歷, 才可以在製作的瞬間展現出來.


3) 簡 - 很多人為了展示自己的技巧和創意, 都會盡力在自己的作品上展現出來. 但在JAYCOW的作品中, 你可以看到她想說的故事, 一些關聯, 一些方向. 每條羽毛也有它存在的原因. 沒有多餘的附加, 這束由JAYCOW 親手染製的黑線, 頭頂上的稜角. 故事說完了. 感覺就是這樣的美.  

10.15.2014

who ARE invited - Rainy Day

Millinery Hat in Hong Kong

為配合起源於英國的  BURBERRY 乾濕䄛,who ARE invited 創意團隊特別邀請香港新晉帽子製作人 Nick Leung 與及他的帽子品牌 Nici Harmonic 粉墨登場成為是次的巨大佈景,讓同樣源自英國的 BURBERRY 乾濕䄛與英國歷史悠久的手造帽技藝一脈相乘。



從事廣告界達八年的 Nick 一直醉心於設計創作,後來反覆嘗試以剩餘布料、縫製出首頂帽子。他的靈感相自世界、生活,將眼見的素材像是鐵線、燈籠都一一納入成為作品的原點。欲看更多新晉帽匠 Nici Harmonic 的作品,可按入︰The Harmonic of Hat


英國殿堂級品牌 BURBERRY 百年來將乾濕褸不斷優化、改良,每個季度系列發佈更增添不同時尚元素,讓經典時裝累積重要的篇章。在和平的二十世紀讓新銳網上平台 who ARE invited 借其經典的乾濕褸(Trench coat)作出最優雅的指揮,將五位活躍於香港時尚生活文化界的中堅人物包括:《Magazine P》雜誌主理人及總編輯 Peter Wong、《Prestige》副編輯 Vincenzo La Torre、前《Vogue》中國版 高級時裝編輯及造型師 Grace Lam、《Hong Kong Tatler》時裝編輯及造型師 Justine Lee 與及美術總監 Mayao串連。從他們敏銳的時尚觸覺出發,以同樣是英國傳統的帽子製造所作佈景、及視覺造型搭襯出發以延續時裝的歷史,以乾濕褸與她的故事演奏出一篇篇經典的時尚樂章。

Grace

與 Peter 有別,前《VOGUE》中國版高級時裝編輯及時裝造型師 Grace Lam 就似是華麗無比的獅子。看那極度火紅的 sacai 與玩味至上的Johanna Ho 穿在她身上都黯然失色,貼服的梳髮與豔麗的紅唇才是她自信展示 BURBERRY 乾濕褸的最佳夥伴。曾採訪過無數次時裝周、打造過多輯時尚大片、更與品牌聯手推出過自家設計手袋…… Grace 笑言身處時裝界最最最快樂便是與才華洋溢的人相知相識,從聊天、訪問、相處之間得到漫天靈感。英國的天氣成就了 Trench coat 的出現,然而隨時裝的滾輪轉動,設計師的創意引發,一襲 Metallic 乾濕褸才可讓 Grace 的氣勢更華麗展現。

Peter

《Magazine P》雜誌主理人及總編輯 Peter Wong 將優雅氣度從誌中進一步延伸。喜愛下廚、話語慢條斯理的他在時尚文化潮流界浸淫年資恍如一瓶力度深不見底的紅酒——深沉、內歛又萬分吸引。與曾採訪數之不盡的鐘錶展、藝術展、建築展的Peter 談品味,他笑言是多年點滴「浸」出來的,數到今年最難忘的是 Hermes 與意大利設計師 Michele de Lucchi 及法國藝術家 Yann Kersale 聯手打造的一組便攜式燈。這以馬車上的風燈為靈感的造型讓 Peter  直想帶它一起逃入森林或是月下小船去一嚐當 Peter pan 的滋味。把鬍子留得滄桑卻優雅的他仿如「品味」的同義詞,是次他率性直接地以白Tee與牛仔褲作乾濕褸的搭襯。「也會襯西裝。然而包裹在外的乾濕褸才是重點,像我在選乾濕褸時會留意到 Classic cut 剪裁有可能袖子較短,肩膊位置顯皺,當手插入衣袋後視覺上不好看。……」許多人認為品味靠外在裝扮,但與他對話以後會發現,那一份歷練是由內至外的散發,即使他穿得再簡樸直接亦無礙個人風格的展現。

Mayao

年紀輕輕便擔任上美術總監的 Mayao 最近忙於為台灣藝人打造形象,回想當年第一件 BURBERRY 乾濕褸在倫敦百貨Selfridges內入手,「那時候減價的價錢非常吸引!也許那時我已培養出喜歡怪東西的習慣(笑)……話說回來,那件乾濕褸的色調是鮮豔的紅,而素材是塑膠之類的……」。問到一向嚇不到人不罷休、熱衷華麗的 Mayao 會怎麼搭襯乾濕褸,有所堅持的美術總監竟一反常態地說「 BURBERRY 乾濕褸太好襯了,基本上穿甚麼都沒!問!題!反正一定好看的!」

五位於香港時尚生活文化界擔任重要角色的活躍人物對生活的思考、美藝的探索抱有不同態度,唯獨是對 BURBERRY 乾濕褸的看法都無法甩開「經典時尚」作形容。即使有人認為紅唇才是配襯重心,也有人說讓經典單品撞出經典單品……無可否定的是「 BURBERRY 乾濕褸如何隨便穿搭亦都好好看!」

Justine

五人中時尚資歷較輕的  Justine Lee 現為《Hong Kong Tatler》時裝編輯及造型師,小妮子表示時尚雜誌界非常好玩!季度時裝與設計師轉換速度高、時裝品牌與品牌間聯名一個接一個、每天與不同創意單位合作,工作就是「Look it」與「Search it」,丁點都沒有「悶」的空間。聊起乾濕褸她回想起某年去倫敦遊樂,因毛毛細雨下個不停終於入手人生首件 BURBERRY。黑、白與灰是她最習慣的時裝顏色,「若要問乾濕褸內裡穿搭甚麼?我會選最簡約的 Tee 與 Skinny jeans 。穿上乾濕褸已把人的身體覆蓋了三分之二,所以最簡樸直率的配襯才是最好看的,不是嗎?」直接不造作大概是青春女生的專利。

Vincenzo

即使僅是輕鬆聊天已感受到《Prestige》副編輯 Vincenzo La Torre 對時裝潮流物事物的熱愛,對於第 N 次到巴黎作時裝品牌採訪的他對此仍然興奮。「像 Grace 說的時尚界才華洋溢的人多如繁星,僅是聊聊天都被她與他勾出魂靈的悸動。最欣賞是總以 CHANEL 現身、作為 CHANEL 創作總監 Karl Lagerfeld 的繆斯一般的奇女子Amanda Harlech。她低調而高雅亦充滿睿智,是位極具魅力的人。」熱情的  Vincenzo 一邊將心形圖案的圍巾打上一邊繼續細數當季衣櫥「Must have」的時裝單品,「乾濕褸確是最佳單品,即使在冷天亦可穿得修身好看!當季好喜歡一件倫敦地圖圖案的 BURBERRY 恤衫,非常非常玩味!……」為當下時裝而沈醉,亦迷戀經典時尚。 Vincenzo 說配襯乾濕褸的小魔法便是「Keep it classic」。這天他特別以 Tailor made 褲子、踢雙 Penny loafers 迎戰,佻皮的個性與動作為經典的乾濕褸添上更多玩味色彩。

原文 - http://who-are-invited.com/rainy-day/


10.07.2014

雨傘抗爭

最近這一個多星期, 可能是我出生以來香港最黑暗的日子, 但同時又可以說是香港最有希望的日子. 我慶幸自己生於亂世, 同時我有這種思維. 有能力走上街為自己爭取覺得是正確的事情. 是一件很值得感恩的事.

9 月 29 日 晚 銅鑼灣

在這個星期, 我多次認為香港輸了. 多次打算放棄. 但每次我都估計錯誤. 因為香港人比我想像中的強悍得多. 香港人這樣強韌的表現深深的打動了我. 金鐘的摧淚彈, 旺角和銅鑼灣的黑社會, 特首辨門外的撤退. 每件事我也身在現場, 每次你們也讓我看見奇蹟.

10 月 5 日 特首辨門外

香港是個有奇蹟發生的地方, 全因為你們沒有放棄, 每一位都堅守著自己的崗位. 所以到了現在, 我再沒去嘗試估計將來的發展, 此刻我只相信香港人. 因為你們已遠遠超越我所想像的範圍, 你們把香港人帶到一個前所未有的美好時代.


所以無論將來發展是如何, 我相信大家已經無悔. 而正因為無悔, 所以我們可以更無顧的向前走. 一起加油吧, 一起向著大家理想的香港進發. 最後想用金鐘橋上的一句作結尾 "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9.15.2014

帽子發佈會 - Revolution

差不多一個月沒有任何發佈了. 主要原因有兩個, 一是我最近接了一個較大的PROJECT. 連休息的時間也沒有了. 二是我正在努力製作下次去巴黎的作品.如果大家覺得今天發佈的作品完全沒有新意, 這也是非常正常的. 因為這次最大的突破不是來自外表. 而是內部.

Name : Revolution
Model : C20 / Material : Cotton / Weight : 30g  / Color : Black

我的帽子一向是根據客戶的頭圍尺寸來訂製. 這是我認為最令客戶著想的做法. 但自從我上個月去台灣之前我剪了個超短髮. 就這樣帽子整天掉下來. 原來頭髮多少對頭圍尺寸影響很大, 令我重新對度身訂製這個概念有了新的想法.


回港後我就開始著手研究帽子鬆緊的調校方法. 研究過後發現現時市面上的方法與 Nici Harmonic 的帽子格格不入. 所以我決定研發一種全新調校鬆緊的設計. 就是現在大家看到的帽子.

在不影響帽子的外觀, 同時可以調校鬆緊. 這挑戰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少. 所以由現在開始, 只要你的頭圍是在54CM - 60CM之間, 這頂帽子也可以滿足到你. 在以後的日子, 只有 FANCY 和 ART 系列才需要量度大家的頭圍尺寸了!

8.19.2014

Shopping !!

最近真的買了不少靚衫, 這些品牌我在網上已看了好幾年. 當可以親手將它們買回家的感覺真的好好. 比去一個旅行或食一頓美味的飯更開心. 如果你不是一名時裝精或購物狂其實是難以理解的.


因為在我們眼中, 我買的不只是一件衣服或飾物. 當中還有設計師的精神和背後的故事. 舉例時間, 我上星期買了我人生第一件 THOM BROWNE. 在別人眼中可能只是一件比較靚的紅格長袖恤衫. 但當我穿上之後, 我立刻就變成了 THOM BROWNE 2014 FW FASHION SHOW上的動物人.


有些 FASHION 人告訴我他在買衣服的時候不理牌子, 只要漂亮就好. 我也是, 在價格五百元以下的時間. 雖然我很希望這銀碼可以好像通脹按年上升.


由於品牌的價格差距除了是剪裁和用料上的分別之外, 最大的意義在於他背後的故事. 所以我在買有品牌的衣服時. 我會同時考慮這件衣服是否能表現品牌這季的個性和風格. 例如我就不會買一件對稱的 Yohji Yamamoto, 併布的 TOM FORD, 玩 PRINT 的 MMM 等下刪一百字...

8.15.2014

新系列製作中

再不寫寫關於帽子的事宜, 我怕這個網頁很快就會成為旅遊和飲食網了. (最可悲的是最近真的多了人來看我寫台灣之旅和黑夜餐廳的經歷, 還有不少朋友問我拿黑夜餐廳的資料...)


大家不要以為兩個星期沒有帽子發佈會是因為我忙於玩樂, 其實我都在做一個全新系列, 為下一次巴黎之旅作準備. 但因為新系列的剪裁和尺寸都比以往更複雜和嚴謹. 在我改完又改, 改完又再的情況下令作品壓後了發佈期.


坦白說, 每一季發佈新系列的時候我也認為這一季是可以衝出香港的經典系列. 真的!每一次我也會問自己 "這一季造得這樣好, 下一季都不知怎麼再超越自己了" 這種自問自答的自J時間.


但不知道是好運還是不好運, 每次我都在不夠一年之內開始對自己的作品不太滿意. 在漫長的日子又開始構思新的設計. 今年開始定立的新方向, 我希望FANCY的作品更誇張, CASUAL的作品更簡約. 希望我有這雙手有能力做到.

8.12.2014

Dinner in the Dark - 黑夜餐廳

昨晚一行十人去了一間很特別的法國餐廳和朋友慶生日, 這間餐廳最特別的地方是整餐飯都在一個漆黑的環境中進行.我上年看了一套電影 - ABOUT TIME, 裡面一個很重要的情節就是男主角在這種餐廳裡認識女主角, 所以我一直很期待這個節目的來臨.

 雞脾! 肥肥人! 生日快樂!!

由如何坐到自己的位置和如何進食已經有無數的問題和幻想空間. 我們進去之前其實很懷疑是真的漆黑一片, 還是其實只是暗得連食物也看不清. 答案是零視野! 黑得連自己有沒有打開眼睛也分不到, 是轉動了頭也感覺不到的全黑環境. 我們立即變了一班盲人, 再由真正的盲人侍應帶我們到自己的坐位.

這就是我昨晚的 MAIN COURSE!

由於我們身上所有會發光物件 (包括電話) 已經在進入之前鎖在 LOCKER, 所以這絕對是一個十人的密閉空間 (有點像金田一事實簿), 沒有多餘的風景和音樂. 大家也集中在其餘九個人的對話. 十個人同時吃著差不多的菜, 感覺我們像變成了一條脷上的味蕾. 每吃一道菜, 味蕾之間就討論這道是什麼樣的菜. 這種經歷很特別, 有點不真實, 有點像在造夢.

這是廁所門口, 全餐廳最光猛的位置

我是一粒不太敏銳的味蕾, 但我很喜歡在漆黑一片的環境觀察別人的過程. 坦白說, 我很快就習慣了, 而漆黑的環境令我更有安全感. 雖然這就代表我是缺乏安全感的意思~~呵呵
這是一次很特別的經歷, 我對自己了解又多了一點, 其中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的記憶大多來自畫面, 因為我已經完全忘記了昨晚吃過什麼啦! 哈哈哈哈 ! 雞脾! 肥肥人! 生日快樂!!

8.07.2014

台灣之旅 - 朋友篇

其實這次是由臺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主辨的七夕情人節活動. 而我這次的角色是"丈夫", 所以基本上我只需要"出現"就能完成任務. 當然我也不會隱藏自己是帽子設計人的身份呀! 所以心情其實是相當輕鬆的.

到酒店已經是零晨兩點, 想不到還有朋友在等我們, 當然要合照呀!

由於隨團的香港朋友大部分本身已經認識, 感覺就像一班朋友去旅行. 我這幾年出席的活動也不少, 但多數以 FASHION 為主. 所以一開始都不太聽得明白他們討論的事, 也不知道如何插咀, 而為了保持形象, 我選擇了沈默. (反正我的角色是丈夫, 丈夫往往有沈默的必要...)

午飯的高潮就是由一句, "不如來個合照" 開始, 之後就忘記之前吃過什麼了!

上次來台北已經是8年前的事. 這次給我的感覺是到處都充滿小店. 我幻想如果自己如果在台灣生活, 一定是住在一間小小的地鋪, 前面店子, 中間WORKSHOP, 後面自住. 雖然把帽子發大的機會很迷, 但肯定每天也過得很快樂.

這次旅程重點是選好自己的坐位, 你可以由各位的笑容得知風扇的所在位置

在街上慢行, 我感受到台灣的小店充滿特色, 有自己的生命和故事, 而且自力更生. 而台灣人也很支持自己的本土創作. 名店區有名店, 舊街小巷有自家品牌. 重點是他們有自己的選擇. 而他們努力是為了整個台灣的成長而不單單為了眼前的小小利益. 我愛這樣的台灣, 台灣加油.

由於幾天加起也用不了幾百元, 為免要把已經不多台幣再對滙, 我決定開酒一齊飲

這次旅程認識了很多新朋友, 大部分是香港的, 也有台灣和北京. 都是一些很友善的朋友. 我們也知道這次旅程之後見面的機會不多. 所以也很珍惜大家相處的時間. 希望大家將來也有更好的發展, 我會在網上密切留意著大家的新動向. 期待我們下一次的見面!

8.05.2014

台北之旅

7月31號晚出發去台灣, 想不到一下機就聽到高雄發生氣體爆炸的消息. 連原本最期待的煙火晚會也取消了. 去之前還以為會打風, 所以決定穿短褲波鞋, 結果去了四天連一滴雨也沒見過, 取而代之的卻是超級的熱.

表演一, 烈日當空踩單車

說得超級的熱, 當然不是普通的熱, 長期處於36-37度的曝曬天氣. 我們還要烈日當空正午十二點在山頂行山!!! 一連就行了兩天, 第三天在出發之前我直接走到領隊面前說我們不行了! 換來的是全團人坐的士上山頂吃午飯.

表演二, 烈日當空撞衫

我慶幸在出發之前剪了個超短髮, 帽了戴了足足四天, 效果比我想像中好. 但在最惡劣的環境下我最想到了改善下一季帽子的新設計. (這樣說我下年為了新設計是不是要去非洲生活一個月呢??)

表演三, 熱辣睇泡茶

還好在最後一天的行程可以離隊幾個小時, 一早已經知道台灣朋友ANDREA 在台北中山有畫展, 所以二話不說就約了她在畫廊見面. 雖然已經一年沒見, 而且上次見面其實只是在巴士聊天, 但由於這年來在 FACEBOOK 有緊密關注, 我們聊起來都像是老朋友. 而且大家的目標和價值觀也很接近, 這都令我們更珍惜彼此之間的友誼.

表演四, 朋友短聚 (全個行程最快樂的一小時)

最想不到的是在和ANDREA聊天的時候剛好有朋友來看畫展, 而這位人兄正是台南科技大學美術系講師 - 王明仁老師! 我們有幸在認識這位講師的同時可以同時欣賞他的作品, 雖然他說在場的作品和他平時的風格很不同, 但我好肯定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畫家, 期待看到他更多的作品和下次的見面! 最後我想說, 我昨天用了九個小時才由台北回到香港, 但實質在天空飛的時間只一有小時,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下回介紹我這次旅程新認識的朋友)